茨沟的爬山虎

作者:梁飞云 来源:茨沟镇 发布时间:2021-04-07 10:54

还记得少年时,老宅的房后长满了爬山虎,也能顺着铁丝搭成的葡萄架蜿蜒的爬上我家的后墙,后来索性铺满了房顶,远远望去,犹如碧绿的湖水,煞是好看。然而不知从几时起,离开故乡,就再也没能见过这般整齐的爬山虎,直到——我来到茨沟。

茨沟镇政府院子里的爬山虎和别处的大抵相同,也是普通的,无非是地锦、枫藤一类植物。一进院就能看见它们宛如一张巨大的毯子一样挂在墙上,几个红色的大字镶嵌其中,但这东西似乎没有“虎”的威猛,也没有“花”的娇艳。北风呼啸的时候,它也一般地褪去绿色,也没有“百花发时我不发,我花发时百花杀”那等傲气,只留下一支支紧贴墙壁的、乱篷篷的根束,没有一丝生气。总须过了深冬,它才摊开手掌,努力向上攀爬,一步一步,扎扎实实,相互支撑,却也相互扶持。汛期一到,山里的风雨,似乎格外狂躁,而它也只是紧紧地抓住墙壁,狂暴不辱,风雨不惊。

1617693774010057735.jpg

在院子里呆久了,渐渐地发现了这里的人,也似这爬山虎一样,既能韬光养晦,也能有所作为;既能从容淡定,也能雷厉风行;既能热情随和,也能坚持原则。

他们也扎根在这山乡,信念如铁,意志如钢。地里收几颗粮食,圈里养几只牛羊,他们比老乡都要清楚。

你问他们为什么选择在这里,他们也说不出什么深深浅浅的道理,不理会“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的意境,他们就是实在,实在人就得办些实在事,于是就一步一步,扎扎实实办了些事情,电也就通了,路也就通了,后来自来水也就通了,电话也就通了。再到后来,他们如同爬山虎一样也伸展到了这茨沟的山山水水。

1617693789382077707.jpg

如今,镇子里的车也多了起来,每逢集市总能见些城里踏青的游客,街道上的孩子们背起书包,语笑嫣然。好一派热闹、祥和的景色。

花开花落,花落花开,这院子里的人也换了一茬又一茬,这些普通的人一如既往的普通,平凡的人一如既往的平凡。青丝少年和红颜少女鬓边也也在这里沾染了白发,只有爬满了地锦或是枫藤的墙壁上那几个娇艳欲滴的大字还那么遒劲有力,那样催人奋进——为人民服务!